天才一秒记住【我读屋】地址:woduwu.com

女警满脸气愤:“不然呢?她被亲生父亲**多年,身上全是伤,白局原本今天要亲自带她过来鉴定的,但有事耽搁了。你们倒好,居然欺负她!”

女医生顿时面露尴尬,狡辩道:“那个,可能是我误会了,谁让她自己说话含混不清呢。我本来是要给她鉴定的,是她自己不配合。”

想颠倒黑白,倒打她一耙?

姜明心可不惯着。

“我不配合?你把我当做受玷污的女人,话里话外都充满了嘲讽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我被人侵犯了,那我也是无辜的受害者,你凭什么歧视我?”

女医生不服气地低声嘟囔:“无辜不无辜的,谁知道呢,这长得就不正经。”

姜明心面沉如水:“正经不正经,敢问你是用什么标准来评判的?还是你想说,长得漂亮就不正经,长得丑就肯定正经?合着你丑,就不许别人漂亮了是吧!”

一句话,直接戳破了女医生的肺管子:“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?大家快来看啊,这里有人公然辱骂医生!”

女警不由得摇了摇头,“够了!你自己侮辱人在先,有什么脸嚷嚷?”

见姜明心在医院也遭受羞辱,女警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她来县**局工作已经四五年了,从没见过哪个女人来做伤情鉴定。

一是不懂法,不晓得要来做鉴定取证;二是就算知道了,也因为担心丢人现眼或被亲戚朋友嫌弃而不敢来。

若是不幸被人女干污了,要么打断牙齿和血吞,要么一**之。还有的直接被迫嫁给了施暴者的,一辈子就那么毁了。

像姜明心这样,被亲生父亲家暴都敢于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,别说医护人员没见过,她也是第一次见。

不仅同情,更加敬佩。

“要不,我送你去市医院做鉴定吧。”女警提议。

姜明心也正有此意,“会不会太麻烦你了?”

女警指了指门外的警车:“不会,我刚好要去市里取份文件,捎带手就送你了。”

“好,那我们走吧。”姜明心淡淡瞥了那女医生一眼,转身离去。

听着身后的非议声,女医生气急败坏地呸了一口:“得意个什么劲啊,这种狐狸精,留着就是祸害!”

分诊护士忐忑地看向她:“可是她认识白局长呀,万一……”

女医生的表情凝固了一下,梗着脖子道:“怕什么,我又没把她怎么样。别管了,忙你的去,我去住院部看看我家那口子去!”

她刚走进住院部骨科,就听见一声怒吼:“谁告诉你那青花笔洗是瞎货的?要不是我把照片洗出来了,真就让你糊弄过去了!你居然把它登记成了工艺品?我告诉你谭建华,要不把这笔洗给我追回来,以后不要再叫我师父!”

她很快跑了过去,拽住那人的胳膊:“哎哟张教授,什么事发这么大火啊,我家老谭有哪里做得不对,您好好跟他讲嘛,这气坏了身子怎么办?”

病床上,鉴定员谭建华被这老头训的头都抬不起来,心里憋屈又烦躁,病房里还有那么多人在呢,师父也太不顾及他的面子了。

张老师年方六十,是县文物局资历最老的鉴定员,一生醉心于研究瓷器。

除了谭建华他还带了几个徒弟,但可惜的是,没一个是这块料,这么多年只学了点皮**不说,还个个骄傲自满。一边嫌弃文物局工资低,一边又死赖在这位置上不肯走。

“按规定流程,**部门所有收缴上来的文物都应该先上交局里做鉴定,你倒好,自作主张给定了性。那笔洗呢,还不赶紧去找?!”

谭建华拧着眉:“师父,我差点就被盗墓贼打**,现在还不能下地呢。”

他撤退时不小心踩到捕鼠夹,整个右脚都肿成了馒头。

“是啊张教授,您好歹给他一点时间嘛。”女医生也跟着劝,好说歹说才把张教授劝走了。

转回头把刚才的事说给他听,谭建国眯起了三角眼,“真是冤家路窄,就是这个不要脸的贱蹄子害我被师父骂的。”

“怎么,举报盗墓贼的也是她?”

“可不是么。”谭建华凑到她耳边,满脸愤然,“你是不知道啊,白局长可维护那贱蹄子了,依我看呐他们肯定……等等,我想到一个将功补过的好法子了!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穿书八零,炮灰美人觉醒了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我读屋woduwu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伏吱
【日更,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,比较随机,但是日更,有事会请假!】苏宜年穿书了。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,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。豪门老公,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。参加综艺,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。五岁继子身份不明,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。并且根据书中情节,娃综过后,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,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,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。刚从无限游戏中厮
言情连载38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