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月汐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我读屋wo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从办公室回到曹家,曹茜茹见高振麟还坐在沙发上等自己,她又十分开心,便去了厨房告诉齐淑珍:“以后你跟着我们生活。”

齐淑珍闻言,很是意外:“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?”

“我给舅舅说,离开你我会不习惯,他就同意了。”

“那我得去告诉二嫂,让她别来了。”

“二嫂也可以来和我们一起住呀,毕竟您岁数大了,得有一个帮手。”曹茜茹又说,“况且,租的院子够宽敞,能住得下。另外,正好那两株绣球过了花期,我想移到新家小院里。”

“好,这个我来办。“

她俩的对话传到客厅,高振麟听了心底还是有些意外,但转念也想到了这肯定不是曹茜茹要求的,而是曹天浩的主意,于是也就释然了。

曹太太跟随丈夫多年,心中自然明了,此时有些不满,就道:“家里也不得安生。”

高振麟笑笑,见曹茜茹从厨房出来,试探道:“二嫂来家里,是不是要站里审查?”

“不用,二嫂又不来站里。”曹茜茹平淡地说。

“这还不都是童钊弄出来的事。”曹太太劝她不要怪罪曹天浩,接着又道,“过几天院子打扫干净,我也去看看,好认认门。”

“院子可大了,这下晨光就有玩耍的地方了。”曹茜茹恢复了情绪,言语间很是兴奋。

“二进院子肯定小不了,不过对于你们是不是太宽畅了?”曹太太说。

“这是我的主意,我喜欢家里宽敞一些。”曹茜茹说,“原本振麟看中的是个一进的院子,我觉得有些逼仄,最后还是选了这个二进的,而且房子里面还有一些家具,就省了购置家具的一笔钱。”

听着曹茜茹这么说,高振麟心里也不免憧憬起未来的婚后生活。接下来,他又想到,这结婚其实并不难,最大的问题是婚后他和曹茜茹同房的事情。与正常夫妻一样吧,他心里还是有些放不开;但不行房事,又难免让人怀疑,尤其是死盯着自己不放的那俩人。

表面上云淡风轻应付着跟曹太太和曹茜茹聊天,心里又开始琢磨高亚麒的事情:突然去了张家口,还叫了德子过去,这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

***

晚饭后,高振麟又和大家说了一会话,就借口说要去金鑫布庄一趟,然后就出了曹家,溜溜达达往前走,在确认没有尾巴后,绕进旁边的巷子,敲开了二嫂的门。

进门坐下,看着还不到发报时间,他就和二嫂聊起天来。

“今天定下了一处院子,明天就签租约。到时您也住进去,淑珍也会一起住。”

二嫂听了有些意外:“不是说好淑珍留在曹家吗?”

“老曹觉得淑珍有嫌疑,不让她留在站里。虽然话是童钊说的,但肯定也是曹天浩的意思。不过这样也好,淑珍不在站里,就多少可以打消一些老曹和童钊对她的怀疑。”

“那淑珍等会要来吗?”

“她现在晚上都不能出门,毕竟后面那个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出现了。”

“嗯,过些日子你结了婚就好了,我们大家在一起,做事就方便了。”二嫂说。

“有个事挺蹊跷的,我哥今天上午突然给德子电话,让德子去张家口跟他会合,具体有什么事儿他也没告诉,只说让德子即刻动身。”

“你觉得他会有什么事情?”

“如果说有事,可能和北平地下党有关。”

不出高振麟所料,询问的电报发出没多久,就收到延安回电。他埋头把电报译了出来:北平地下党出事了,请速与老王联系。

看罢,他抬起头,对正在收电台的二嫂说:

“果不其然我哥有事,而且也的确是与北平地下党有关,我这就去金老板那儿和北平联系。”说完,高振麟点燃火柴,把电报译文烧掉,起身走出二嫂住所。

出了巷子口,他叫住一辆人力车赶往金鑫布庄。

到了金家,高振麟要了长途,没过多会儿,电话就接通了,他对着话筒说:“我是在西安的大表弟,找我表哥。”

电话那端传来王忠林的声音:“我就是,我最近感冒了,正在吃药。”

暗号对上了,高振麟亮出了身份。

听王忠林把北平地下党这一年多来发生的大事简要说了一遍,高振麟大为惊讶,他万万没料到,原来高亚麒竟是那个打入北平地下党的汉奸,而最重要的是——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春水摇

春水摇

盛晚风
【日更++更新时间不定】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,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。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,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“意外”,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。她貌美,温柔,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,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,她都会温和应下,然后仰头吻他,轻声道:“小玉哥哥,别生气。”赫峥表字祈玉,她未经允许,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,让赫峥不满了很久。他以为他跟云
言情连载25万字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封神:开局一个凤凰分身

想静静的顿河
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,面对这个大劫将至,九死无生的局面,凡人毫无反抗之力......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。什么“天降玄鸟”什么“凤鸣岐山”,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!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?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?回去等死吧!
言情连载27万字
千山青黛

千山青黛

蓬莱客
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,紫陌花重,天色将昏,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,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,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。……背景架空唐朝。中午12点更新。有点存稿,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,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,见谅。4.8周六入V。
言情连载8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