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日粉末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我读屋wo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对于钟念瑶这样想一出是一出的模样,曾展和潘子梅都有些诧异的。不过,现在既然打算让钟念瑶试一下,那他们也只能相信对方了。

很快,曾展和潘子梅就带着钟念瑶,来到了曾老太太的房间。

至于赵宣朗和刘子航,他们两个人就不跟着上楼去凑热闹了,留在客厅里面等待着。

进入房间,就看到窗户外面倾斜而入的眼光。虽然现在已经是秋天了,但是那透过窗户的阳光,依旧是带着丝丝的暖意的,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。

钟念瑶看了一眼,发现这房间的通风透气做的还是很好的,房间里面开着窗通风,而且里面很干净,是很适合养病的。

只是,和这个舒适的房间有些格格不入的是躺在床上的那个苍老的人影。

老人家本来是躺在床上的,看到有人过来,她便缓缓起身,半靠在床头。看着来人,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疑惑。

钟念瑶看着老人,眼底闪过一丝的诧异,随即回归平静。

曾老太太看向钟念瑶,随即又看向自己的儿子和媳妇,“这位是——”

曾展和潘子梅相识对看了一眼,一时间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向曾老太太解释。总不能直接就跟曾老太太说,他们觉得家里有脏东西,让钟念瑶这位大师来帮忙看一下吧!

“我是来和聊一下天的。”钟念瑶直接来到床边,拉过一张椅子就在坐了下来,“聊的就是你现在的情况。”

曾老太太愣了一下,有些不明所以。

“这——”潘子梅的脸上浮现一丝的尴尬,随后开口,“妈,钟小姐是一位大师,她在灵异事件方面是很厉害的。”

“胡闹。”

本来还慈眉善目的曾老太太,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了下来,甚至还隐隐约约有着一丝隐藏的担忧,她直接看向钟念瑶,“小姑娘,我们家里什么事情都没有,你赶紧离开吧!”

“妈——”潘子梅担忧地开口,“你的身体无缘无故变成这样,就连医生都查不出任何的问题。你就让钟小姐看一下,就当是买个安心也好啊!”

一旁的曾展也开口帮腔,“对啊!妈,这是子航带过来的人,那孩子也会担心你。你也不能就这样让她走吧!”

“不需要。”曾老太太的态度变得很强硬,“你们现在就让她离开,我很好,不需要任何的帮忙。”

“妈!”曾展的脸上全是无奈,“你就让人家看一下吧!人家也是大老远赶过来的啊!而且,你都进急救室了,还说自己很好。”

“不要再说了。”曾老太太脸色不是很好,她直接开口,“我都已经决定了,你们说再多也没有用。现在,你们全部都出去,我要休息了。”

看着曾老太太不同于往常的强硬态度,曾展和潘子梅是面面相觑的。但是现在当事人都不愿意,他们也不能做什么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
天鹅梦

天鹅梦

穗雪
【下本《今天也要谈恋爱》求个收藏~】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。程以蔓跟舍友...
言情全本48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