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虞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我读屋wo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在行宫避暑的日子过得很快,转眼便已入了秋,山上气候很是宜人,一阵清风拂过,卷走了夏日残留的余热,林清羽站着书架旁,专心整理自己的医书,明日她们就要启程回宫了,她得趁早赶紧收拾一下。

这三个月,她每日都过得很充实,早上呆在屋子里看李大夫留给她的医书,下午则被璃书拉出去山间撒野,萧晗偶尔得空了,也会带她们几个下山去街上逛逛。

璃书性子活泼,花样也多,每日被她拉着四处玩耍,她几乎没有空闲再去想其他。

“姑娘,这枚玉坠可要带回去?”漱玉拿着一块赤红小狐狸玉坠过来,不知该如何处理。

那日她家姑娘外出归来,手里拿着这个玉坠皱着眉头若有所思,也不知道这枚玉坠是从何而来。

这枚玉坠通体赤红,无半点杂质,且雕刻工艺精细复杂,一看就价值不菲,起初她还以为是太子殿下送的,不想她家姑娘却说不是,只冷漠的说是一个讨人厌的家伙送的,之后便随意的丢在梳妆桌的抽屉里,后来似乎也忘了这枚玉坠。

方才她收拾行礼,想起她家姑娘似乎不喜这枚玉坠,本没打算装进匣子里,可又见这枚玉坠实在贵重,这才过来问一句。

林清羽接过她手里的小狐狸玉坠,想起一个多月前,梅岁寒修养好身体,打算下山离开之前,她特地支开璃书,独自去见了他一面。

梅岁寒那次受伤严重,整整在行宫修养了一个多月。

若是寻常人,早在伤口包扎好,能够下床走路之时,便该被送回去,自个儿在家里养伤了。

可不知这梅岁寒究竟有多大的脸面,皇帝竟特许他待在行宫修养至伤好为止,这一养就是一个多月。

她去见梅岁寒,目的嘛,原是为了挟恩以报来着,原本也没想着他能答应她什么,没想到他竟是挺好说话。

“想必你也听太医说了,你能撑到行宫得太医施救,乃是因为我先前在山洞了给你扎的那几针,还有帮你止血,生火给你保暖,虽是纪姐姐开口让我救的你,但施救的人到底是我,如此说来,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。”

虽然身高矮了他大半截,林清羽还是仰着头瞥他,一副高傲之姿。

“嗯,所以呢?”梅岁寒只是微笑着看她,语气温柔平静,仿佛只是兄长在看自己无理取闹的妹妹。

“咳咳。”林清羽清了清嗓子,觉得他这幅笑容满面的模样一点都不够严肃,自己的气势都要被减弱了。

“俗话说,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更何况是救命之恩,你说呢?梅庄主。”她直接开门见山。

梅岁寒还是温和的笑着,“姑娘大恩,在下没齿难忘,来世必定结草衔环,以报姑娘大恩。”

林清羽皱了皱眉头,来世?

奸商,报恩还有讲来世的?

梅岁寒似没有瞧见她眼里的鄙夷,从容的斟了一杯茶推到林清羽面前,“这是康州来的龙神茶醇爽清新,你尝尝。”

林清羽低头看他推过来的茶,她才不喝,哼!

梅岁寒见她不喝,也没在意,笑着从袖中掏出一枚赤红的小狐狸玉坠,“这枚玉坠我一直随身携带着,梅月庄的管事们均认得此玉坠,现下我将它赠与你,他日你若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,尽管凭此玉坠来梅月庄寻我。”

林清羽一脸狐疑的看着他,真的假的?

思量再三,林清羽开口:“既然是你一直随身携带着的玉坠,我也不好夺人所爱,不如这样,你答应我三个条件,便算抵消了这救命之恩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你放心,绝不会让你作奸犯科,杀人越货,违反戒律法规。”见他有些迟疑,林清羽立马又补充道。

梅岁寒笑了笑,“姑娘想到哪里去了,在下一介草民,岂敢作奸犯科,杀人越货?”

林清羽在心里默默的鄙夷他,你个杀手头头说这些?

“难道你不愿意答应我三个条件?”林清羽道。

“正如姑娘所言,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姑娘与我是救命的恩情,只三个条件是不是太少了?”

“三个足以。”

“那不知道姑娘是想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?”梅岁寒面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。

“我还没有想好,只要你答应,将来无论何时我提出这三个条件,你都要答应就好。”

梅岁寒无奈摇了摇头:“姑娘可真会讲条件。”

“你不肯答应?”

“怎会?”梅岁寒温和笑着道,“我答应你便是。只望姑娘将来可别将我给卖了才好。”

“放心吧,不会卖你的。”林清羽面无表情道。

若是她没有记错,将来翟大哥会中毒,而解药就在梅月庄。

纪姐姐去求药的时候,这人非要纪姐姐答应他三个条件,而这三个条件没一个是好的,其中一个更是让纪姐姐与翟大哥和离,导致纪姐姐与翟大哥误会不断加深,到最后几乎无可挽回。

她不想让纪姐姐伤心,若是将来翟大哥还是不慎中毒了,那她就反过来利用这三个条件去求药。看他还怎么刁难翟纪姐姐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千山青黛

千山青黛

蓬莱客
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,紫陌花重,天色将昏,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,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,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。……背景架空唐朝。中午12点更新。有点存稿,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,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,见谅。4.8周六入V。
言情连载83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