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若我年少有为(双重生)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我读屋woduwu.com

醉花楼四楼的隔音一向是很不错的,慕娘与沈怀梅进了另一间屋子。门窗一关,便隔绝了慕子瑜的窥探,同样也隔绝了楼下的吵闹。

这房间是慕娘这些日子住着的地方。慕子瑜受伤,为了方便慕娘就近照顾,就为她安排了一间房间。那日沈掌柜将慕娘请来,她听闻儿子受伤便急匆匆地来了,什么都没有带着,就连衣物都后来置办的,自然没有一把箜篌让沈怀梅练习。

沈怀梅也没有真的想要练习箜篌的意思。本来就是无法再同慕子瑜好好待在一间房里,慕娘给了个台阶,她也就接了。

就算心里已经决定了要给慕子瑜五年时间,可这五年,也该是天各一方的五年。等到慕子瑜离开了,她自然会想着,念着,反复咀嚼他们之间这短短的回忆,觉得他无一不好。只要是想起慕子瑜来,便觉得甜蜜。

至于现在,沈怀梅看见慕子瑜就来气,说话也忍不住刻薄。再看慕子瑜那副“我错了,我愿意赎罪,可我一定要走”的死样子,火气就更加旺盛了。再加上无论沈怀梅如何口不择言,慕子瑜全都照单全收,沈怀梅只觉得没意思。

若是两人有来有往,互相讽刺,也许还能称得上一句情趣。可只有沈怀梅单方面输出,场面就显得有些难看了。慕子瑜这副骂不还口的样子让沈怀梅分外窝火,嘴上难听的话便更多。如此往复,实在是恶性循环。

可他们何至于此呢。

沈怀梅自认心中对慕子瑜还是在意的,难听的话不仅是伤人,也是伤己,更是伤害了他们之间的这份情谊,沈怀梅不愿意。可她又骄纵惯了,何曾顾忌过什么该说不该说,若是再与慕子瑜同处,只怕还有更多难听的话说出来。

所以她逃了,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落荒而逃。

可他们之前竟然还要分个输赢,这事本身就足够荒唐。明明情意绵绵的两个人,倒像是怨偶一样了。

不过也好,做怨偶总好过做陌生人。沈怀梅倒是宁可慕子瑜做个不识趣的宾客,来她的婚礼上大闹一场,然后带着她一路奔逃。也不愿意他恪守礼节奉上礼物,送上一句“新婚快乐”。

当然,慕子瑜注定是无法出现在她的婚礼上。等婚礼的一切都准备妥当,他恐怕已经走到了景国境内了。慕子瑜能做的,最多也不过是托慕娘为她送上一份礼物。

这样说起来,体面确实是真的体面,却也显得过分生疏了。可慕子瑜若是连礼物都不送,沈怀梅一定更加生气。她的婚礼,若他真的一点表示都没有,那不就连陌生人都不如了吗?

总之,慕子瑜无论如何做,沈怀梅都不会满意的。恰如此时,慕子瑜不管如何应对沈怀梅的讥讽,她都不会满意的。

全因见不到,又不如不见。

慕娘看着沈怀梅落座就开始走神的样子,又想要叹气了。

她还记得初次见沈怀梅时候她的样子,一看就是被教养出来的小姑娘。可能遇上了一些不如意,可也好哄,只要抱一抱就能把她哄好了。一副不识愁滋味的模样,就算不笑的时候表情也是轻快的。

哪像是现在这样,行事确实端庄有礼,可竟然连笑模样都让人觉得难受了。感觉发呆的次数也多了,仿佛有数不清的事情需要她去愁苦。

这才多长时间啊。慕娘心里骂着自己儿子造孽,从荷包中翻找出来一块小木头推给了沈怀梅。

“这是什么?”沈怀梅拿起小木头,是截断的一根小木棍,表面虚虚地刻着几条线,像是要雕个什么东西的样子。可光看这个雏形,沈怀梅只觉得十分眼熟,却也想不起来是个什么。

慕娘起身推开窗子,顺势就坐在窗前的小榻上,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子瑜昨夜雕的,刻了两下又说不要了。”

沈怀梅将小木棍收进袖子里,还要嘴硬道:“他不要的东西,给我做什么?”

慕娘看她这副样子就忍不住笑,说道:“我生的儿子,我没有教好,我只能同你道歉。可你们之间的事情,我是没法解决的。你们两个有什么问题,应该好好谈一谈,都说清楚。”

沈怀梅也起身坐到慕娘的身边,虽然皱着眉,却还扒拉着她的胳臂撒娇道:“师父是师父,和那个大坏蛋没有关系。”

慕娘听了还是笑,她摸了摸沈怀梅的头,安抚她道:“别说孩子话,那是我的儿子,怎么就和我没有关系了。”

沈怀梅直起身子,噘着嘴冲慕娘说:“他都要去找他的亲爹了。那么远,他不要荣国也不要您了,怎么就还和您有关系了。您以后也别要他了,我给您养老。”

慕娘看着沈怀梅,目光慈祥,脸上又带着点迁就的笑意,对她说:“好,那以后我就靠我们怀梅了。”

之前沈怀梅已经说过好几次类似的话,慕娘总是拒绝,如今骤得慕娘答应,沈怀梅也很高兴。

“真的?那我们就说定了。”沈怀梅的开心总是神采飞扬的,她又说:“之前准备好的那处宅子被我许出去了,师父你别急,明天我就能准备好新宅子给你住。”

慕娘拉住几乎要跳起来的沈怀梅,问她:“不急。你许给谁了,若是方便,我们一同住也是可以的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君辞故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我读屋wo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闪婚后把老公忘了

惜晞
(本文这周三入v,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,谢谢~)那天,黎枫夜班,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,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,高强度的工作,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。临下班前,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......
言情连载9万字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