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我读屋】地址:woduwu.com

伶舟年与他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半天,习隐适才恍然大悟般反应过来,

“你说的是七皇子姬熠吧,啧,无期这字应当是永川王给取的。”

就这样进了钦天监中,主殿大门宽敞高大,内部烛火通明,门开启之时,似有一股古老而庄严的气息扑面而来,好似一头扎进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宫殿高大巍峨,两侧柜子上摆满了从古至今的天文星象书籍,又设有几处案桌供人推算钻研,除此之外地上摆着一堆伶舟年叫不出名字的木制器件。

零零碎碎的罐子箱子杂乱无章地摆放在各处,倒使这雄伟壮观的宫殿显的拥挤了不少,还有些混乱。

初次之外,她甚至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药香,还不知这香味是从哪里来的,就又听到旁侧的木箱当中传来“咕唧、咕唧”的声响。

好似有东西正一下一下地撞着上方的木制挡板,在这静谧的殿内,听着格外地清晰又刺耳。

那声音黏腻又湿漉漉的,不像是老鼠之类的玩意儿。

伶舟年屏息凝神眼睛不眨一下地看着那木箱——

就见那木质挡板很快被东西顶开,从里面钻出来的,是一个足有巴掌大的碧绿色的大青蛙?!

只见它轻轻松松弹起落到一旁的柜子上,身上还有浅绿色的斑点,两腮一鼓一鼓地。

瞪着一双绿豆般的小黑眼睛,瞅着伶舟年的方向,伸了两下舌头,好似在比量着能不能将她一口吞入腹中。

这头习隐还摇头晃脑地在那里念着,

“无期这字,说好倒也不好,说不好倒也还行,永川王怎地就起了这个名字,是渺渺茫茫,遥遥无期还是…”

半天没听见伶舟年出声,掀开了一只眼皮去看,却见她面朝一处立着动也不动,好奇地跟过去瞧瞧。

结果这一看,脸上神色立马从悠然自在转成了紧张焦急,

“哎呀,皮皮!你怎么从箱子里钻出来了,这要是跑丢了我该怎么办,我就不活了!”

习隐嚎叫了两声,哪有初见的白发仙人之姿。

只见他快步跑到跟前,伸手将皮皮抓起来放在怀中拍了拍灰,好生嘘寒问暖了一番。

“没受伤吧皮皮,都怪那群宫人,也不知给你找个好地方养着,让你委委屈屈缩在这不见光的地方,受了好些苦。”

伶舟年嘴角不受控制地抽搐两下,

“一只大青蛙,你那么宝贵做什么?”

“这可是龟兹国进奉的游仙蛙,全身上下都可入药全是宝贝,你这个小女娃当然不懂了。”

习隐小心翼翼地寻了个柔软的帕子,将其垫在箱子里,仔细铺好后就将游仙蛙放在里面,这次锁好了盒子不会再让它逃出。

方才只是粗略大致地扫了一眼,伶舟年直起身子环顾四周,这才发现殿内不光堆满了书籍外,还摆满了各式各样的“奇珍异宝”。

有人面蛛身的蜘蛛挂在梁上结着网,它浑身都是眼睛,只怕有人向上不经意地看上一眼,就会吓个半死;有长了鳍的龟蜷缩在殿内一角酣睡,全身黝黑极不起眼,踩到了难免狠狠地摔上一跤,等等诸如此类。

相比之下,那只名叫皮皮的游仙蛙实在最正常不过,而一些长相千奇百怪的名贵药草也变得普通起来。

说的好听这里叫钦天监,不知道还以为这里是垃圾站呢。

怪不得一进门,只有方才一个小童过来接应却不见旁人,这种苦差事谁又愿意做。

伶舟年没忍住腹诽几句。

又看了一眼殿内甚是凌乱的场景,很难不想象到今日他赠予皇帝和众大臣的那杯酒,有没有加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进去。

只怕姬无期怕是要闹肚子了。

想起他来,伶舟年定了定神色,拾起方才被撂下的话头,继续逼问道,

“你莫要顾左右而言他,方才我说那事,你到底是何居心,十年前这般针对一个孩童,是谁指使你做的?”

“是不是皇后?”

想来想去,伶舟年最后锁定了一人。

就只见那黑衣白发之人微微挑眉,懒洋洋地倚在一边,抱着肩道,

“她可没那本事,”而后摇摇头,轻叹一声又道,“当年观天象,七皇子确实乃煞星命格,有妨龙之象,这点我敢保证没有一丝一点作假。”

“当年太后明里暗里暗示我说的再严重些,好让皇帝除了他,我虽不如她意,但也如实照说。幸得后来他被永川王带去北疆也算是因祸得福,保全了一条命不说,却也习得了一身武艺。”

“我只不过是按照我的职责做事,既没害他,也未针对他,你也不必恨我怨我。”

习隐拉长了声音又悠悠道,瞧着那白影还是一副不高兴的模样,他思忖了须臾又说道,

“宣政殿那日,我也算做了桩好事,他这煞星命格实属天定,无法更改,可我却用了别的法子让他留在宫中,好为永川王申冤。”

飘在空中的伶舟年板着脸,冷呵一声,“你指的是哪句,我倒没觉得你有哪点像着他,你那日话里话外从头到尾都恨不得让皇帝把他赶尽杀绝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不小心刨了千年暴君的坟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我读屋woduwu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

MM豆
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《庶子风流》的科举文中,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。原文中:男主裴少津是庶出,但天资聪慧,勤奋好学,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,摘得进士科状元,风光无两。反观嫡长孙裴少淮,风流成性,恣意挥霍,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,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。面对无语的剧本,裴少淮:???弟弟他性格好,学识好,气运好,为人正直,为何要嫉妒他?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,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,参加科考,共复
言情全本147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有花在野
【第一卷·末日将至·完】【防盗70%,有事会请假。】-本文文案-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,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。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。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,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,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。听说,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,堪称梦中情工。只不过……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?进入消失的一号线,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,长着鱼头的鱼人
言情连载279万字
天鹅梦

天鹅梦

穗雪
【下本《今天也要谈恋爱》求个收藏~】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。程以蔓跟舍友...
言情全本48万字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