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糖福禄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我读屋wo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申时,梁州王城沐浴在斜阳余晖之中,金色的阳光洒在城墙上,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衣。

寒北辰与杀老二两人,依约而行,来到了城东。

这座世室巍峨耸立,宛如一座铜墙铁壁的古老宫殿。

他们沿着石阶拾级而上,每一步石阶似乎承载着无数的秘密,让他们的心跳不禁加速。

推开世室沉重的大门,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,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黑暗中窥视着他们。两人对视一眼,眼中都闪过一抹紧张之色。

这时,一位身着乌衣的青年从门后缓缓走出,气质沉稳。他上前一步,拱手道:“护法已恭候多时,请二位随我来。”

杀老二与寒北辰紧随其后,心中暗自警惕。

青年引着他们穿过了曲折的回廊,来到了一处室内。

这里看上去像是一处偏厅,布局典雅而庄重。厅中光影斑驳,巨大的青铜祭台上摆放着各种奇异的祭品,四周墙壁上雕刻着古老的图腾和神秘的符文。

青年停下脚步,示意他们稍候片刻。

寒北辰站在杀老二身后,目光四处游移,观察着周围的每一处细节,心中暗自盘算着接下来的行动。

突然,一阵阴风席卷而来,伴随着诡异而刺耳的笑声,两个身影缓缓步入偏厅。

前头那位中年男子,一身黑衣,面容阴冷,双手枯瘦如柴,散发着森冷而诡异的气息。他,正是鹤月教令人忌惮二大护法之一——幽冥鬼手。

紧随其后的男子,身着茶色长衫,一副书生打扮,两眼弯弯,嘴角上翘,挂着一抹盈盈笑意。然而,那双细目中却闪烁着狡黠与狠辣,令人不寒而栗。他,便是四大使者之一的笑面狐。

幽冥鬼手目光锐利如刀,直射向杀老二与寒北辰。而笑面狐则是一脸笑眯眯地打量着二人,那眼神,仿佛在看两只待宰的羔羊。

幽冥鬼手缓缓走到杀老二面前,那双枯井般的眼睛中闪烁着冷冽的光芒。

杀老二与寒北辰心中一紧,他们知道此时须小心应对。

二人同时双手握拳,交叉置于胸前,低头附身,向幽冥鬼手行了鹤月教的教礼,恭敬地唤道:“拜见护法!”

笑面狐见状,尖细的声音幽幽响起,他走上前来,立在面前的二人,戏谑地说道:“老鬼,回来还戴着面具?莫非是怕我认出你的真面目?”

杀老二心中一凛,他知道此时必须保持镇定。他深吸一口气,努力平复内心的紧张,模仿着鬼面蛇的声音回答道:“多日不见,老狐狸还是这么会说话。怎么?想我了?”说完,他伸手缓缓将面具摘下。

面具下,露出的是那张,仿佛被岁月和仇恨扭曲,丑陋而狰狞的鬼面蛇的面孔。

笑面狐见到鬼面蛇的丑脸,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与不屑,他白了一眼鬼面蛇,轻哼一声道:“还是那么丑,真是扫兴。”他的声音虽然尖细,但其中透露出的狠辣与不屑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说完,笑面狐的目光转向杀老二身后的寒北辰。

他围着寒北辰转了一圈,边上下打量,边轻佻地笑道:“这位小哥面生得很,莫非是老鬼你新收的人?身材倒是不错,只是不知容貌如何?来,让本使者瞧瞧。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伸出那双毫无血色的手,缓缓靠近寒北辰的面具,嘴角勾起一抹阴森而玩味的笑意。

杀老二心中一紧,但他深知此时不能露出破绽,于是强装镇定,没有露出任何异样。

寒北辰心中暗暗警惕,他垂眸低头,用压低的声音恭敬地回答道:“属下容貌丑陋,怕惊扰了使者大人。”

笑面狐的手已经伸到寒北辰的面具之上,寒北辰依旧低头未动,任由他将面具轻轻摘下。

面具之下,露出的是一张布满刀疤的面孔,横七竖八的疤痕交织在一起,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面目。若是普通人见了,定会觉得恐怖万分。

笑面狐没料到竟如此丑陋,他回身看了一眼幽冥鬼手,撇了撇嘴,不满地说道:“收的人也这般丑,真是可惜了这具好躯体,脸却成了这般模样。”说完,他将面具推了回去,示意寒北辰继续戴着。

接触到鹤月教的四年间,寒北辰早已将教中几位主要人物的习性喜好逐步打探得一清二楚。

他知道幽冥鬼手性格冷冽毒辣,鬼手功直取五脏六腑,招招狠辣;而鬼面蛇则贪念权财,杀人如麻;笑面狐诡计多端,阴险狡诈。

并且,教众中都传言笑面狐生得一副阴柔之相,极好男色。

杀老二心中暗自庆幸,幸好公子考虑周全,早做了准备,两人都贴了面具做了伪装。否则,依公子那般俊美容貌,还不定被笑面狐给看上掳走。

这时,走入几位乌衣青年端上了精美的酒菜,摆满了整个桌子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
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

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

宁翊
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,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。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,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。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,他天天喝茶看报,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。直到——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,丈夫远在国外。弟弟求到面前,给他塞了套西装,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。他叹了口气,脱下真丝家居服,戴上金边眼镜,出席商业谈判。第二天,弟弟拿下了项目,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,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。
言情全本38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校草室友他不对劲

校草室友他不对劲

长野蔓蔓
【已签简体出版,进度见微博@晋江长野蔓蔓,下一本《直男翻车指南》,文案见下方~】A大美术系系草姜聿白,才华横溢,天生美人胚子,尤其那双青葱玉指,漂亮得像一件艺术品。大二开学,姜聿白因故住进金融系611宿舍,与赫赫有名的A大校草陆锦延成为室友。陆锦延身高一米九,八块腹肌公狗腰,出了名的“钙圈天菜”,不堪骚扰,不得不将朋友圈签名改成:“直男,不约。”搬进宿舍时,陆锦延正裸着上半身,大喇喇地露出腹肌,姜
言情全本6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