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悦一听火冒三丈,这是怪他那天不在村里搜救不及时,正欲说话就听林生脆生生问道:“哥,对啊,你那天干嘛去了?”

齐一舟素来沉稳的脸上一红,他张张嘴讷讷道:“我去置办彩礼去了。”

“干啥?”

林海没听清楚,被方梅在桌子底下狠狠踹了一脚,这会儿搓着脚脖子直吸气:“干啥踢我,嗷吆,肿了你看。”

又被方梅狠狠瞪了一眼。

林悦就坐在齐一舟旁,她听得清清楚楚,当时就红了双颊。

按照林原的习俗,嫁娶的彩礼需在婚期一个月前吹拉弹唱送去新妇家中,等成婚时再由新妇家中添补嫁妆再送回。当然也有人家留着不舍得送回的也比比皆是。不过这些向来由家中长辈做主,只是齐一舟父母不在,全凭他自己张罗。

方梅不免又想起他孤身一人,这些年孤苦无依,当时就说道:“伢子放心,虽说咱家是嫁姑娘,嫁妆不会少的,咱们办得热热闹闹,不叫你委屈着。”

齐一舟连忙道:“娘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方梅背过身去擦了把眼泪:“你新房子起了,好在咱们离得不远,回头也能照应得到。往后日子只会更好,月儿虽说我们娇惯大的,可你也看得出来,她是个知冷热的,都会好的。”

齐一舟看向涨红脸埋头吃饭的林悦,心头像是被熨斗熨贴过一般舒展。

方梅吃饭饭拉着林海去上工,林生要留下来也被一并拖着走。

屋里只留下齐一舟和林悦两人。林悦收拾桌子,齐一舟主动去刷碗,顺便把厨房也收拾一番。他做事干净利索,有自己的章程,林悦在旁完全插不上手,他掏完火灶里的草木灰洗了手跟林悦说:“我想带你去看看房子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出门,齐一舟在村口等着她,出了村子两人就是并肩走着。

天阴沉沉地,乌云压在头顶,好像随时大雨滂沱。

林悦把周月凤让她写谅解书给林花的事说了,齐一舟点点头说:“你若是不愿意写就不写,她吓了你几次,让她受罚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“也许,林花也是无辜的。”林悦忽然想起什么,忙问:“齐一舟,你还记得之前在秀兰嫂嫂家出现的那个人影,那个不是林花。”

至少那个时候林花没有“减肥成功”,而且那个身形明显是个男的。

“那人后来没出现过。”齐一舟顿了下道:“他比赵斌高,还壮实一点。”

不知道为何,齐一舟提起赵斌时神色有点异样,林悦立马问他是不是还因为之前她和赵斌的谣言不痛快。

“我没有这个想法,此事因我之前疏忽而起。我就是懊恼自己,如果早点表明心意,那个赵斌缠不上你。”

“你就这么自信?”

“你不相信我?”

齐一舟眼中颇有一丝受伤,他随即点点头:“没事,往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林悦本就是站在路边,这会儿路边人来人往,有的往林场去上工,有的趁早上无雨去田里忙完农活这会儿正好回家吃早饭……

往来的看到齐一舟纷纷驻足打招呼,无一例外说起昨天救人的事,也有人旁敲侧击打听起被救者的身份。

齐一舟只说山上凶半字不提其他。旁人多问几句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也就不再多说什么,临了才看见林悦似的吩咐说好好待人家齐一舟。

如此在站了三五分钟功夫,林悦从头到脚被劝诫一番。

字里行间都是一句话:遇到齐一舟那是她上辈子烧高香攒的福气!

林悦想起上辈子她陪同学去庙里求姻缘,与她一般年纪的同学在菩萨面前头如捣蒜,罗列个一二三四五六七说自己非什么样的男人不嫁,她在旁听来觉得好笑,有些人迎面一眼就是千丝万缕的牵绊。

可她哪里知道何时何地遇见那么一个人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齐一舟,我说假如,那天山神什么也没说,你还会跟我结婚吗?”

林悦终于问出心中疑惑。

“不会。”齐一舟神色如常地开口:“那条蛇很毒。”

林悦:……

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再次追问:“我的意思是,如果我活下来之后呢,没有山神的话,你会不会……”

“这个如果不成立。那条蛇咬一口,毒液进入心脏你就会死。”

齐一舟有些不解,他不明白林悦一直纠结这个点是何意。

“我说假如,假如,假如我活着的话,没有山神的指示,你跟我……”

“我们定过亲,虽说现在主张婚姻自由,但我们还是会结婚。”

齐一舟说完走到林悦身旁。他身上穿着整日穿的大褂,昨晚在山上被树枝划破好几个口子,如今风一吹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。林悦移开眼睛,她原本是想他回家泡个热水澡,再把她做好的衣服拿出来,哪知道他忽然提议去看房子。

“为什么?”

林悦自觉今天犟种附身,她真是轴成一根筋,非要问出那个她想听到的答案为止。

“就因为定过亲,所以不管怎样我们都会结婚?还是你想跟我过一辈子才结婚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我读屋【woduw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七零林场杂事记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

有花在野
【第一卷·末日将至·完】【防盗70%,有事会请假。】-本文文案-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,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。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。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,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,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。听说,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,堪称梦中情工。只不过……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?进入消失的一号线,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,长着鱼头的鱼人
言情连载279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薄雾[无限]

薄雾[无限]

微风几许
【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@风太大我听不懂】【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,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】超忆症,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,大到世界转折,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。他们过目不忘、求知若渴,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。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。另外,传说他是个Gay,长得还很漂亮。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,就炸开了锅。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,深度恐同。不仅凭着超强
言情连载42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似婚

似婚

今雾
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,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,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。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:真这么喜欢?林予墨不以为意回:还可以吧,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没想到,她看上人......
言情连载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