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月光竟是我自己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我读屋woduwu.com

余大夫倒是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摔伤了腿,静养了好长一段时间,可是在一次偶然的谈话中,余落葵不知道从学堂里听了什么传言,回来便说了一句‘余念七是天煞孤星,克父母克与她亲近的人’。

余念七捣药的手停了下来,余夫人怒不可遏地指着余落葵的鼻子数落她,余大夫也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。此后,余落葵也再也没有说过类似的话,毕竟小孩子心性,他们以为它早就抛到了脑后。

而,这一年的中元节,却出了事。

不出事才是怪事,按理来说余夫人早就是个死人。

民间俗言,七月半,鬼开门,这天晚上不要乱走,小心走岔了路就回不来了。而镇上的戏台子,也搭好了给鬼唱戏的台子,那些个小孩子早就被家里人揪着耳朵拖回家。

医馆里有些个过路人,来此看病不好走地,也索性住了下来,好在医馆有不少空房间,平日里就是为了给路上生病的人歇脚的,

可是怪就怪在那天刚入夜的时候,余念七照例给余夫人煎药,刚把血滴进药里,手上的血还没止住,门外就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响,鬼哭狼嚎,霎时骇人。

余大夫搂着余夫人,余夫人捂着余落葵的耳朵,余落葵吓得哇哇叫,余念七有些迷茫的起身,站在院子里。却是有两三个孤魂野鬼朝她扑过来,但是又像在忌惮着什么,不敢靠近。

幸好医馆里有一个云游到此的老道士,是有几分真本事的,刷刷刷甩出一叠符纸,那些符纸无风自动,一溜儿排开,整整齐齐挂在了门上,窗户上,把这个屋子封的严严实实,屋里便安静了下来,众人惊呼老神仙,那道人捋着胡子,笑而不语。

但是,他把余念七也关在了门外······

余念七推了推们,推不开,拍了几声,但是屋内的人以为是鬼怪,没敢开门,她又喊了一声,众人才把门打开。她把药端给余夫人,余夫人刚要接过,那道人疾走过来,一下子把药盏打翻在地:“别喝!”

他面色有些凝重,余念七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。

“老先生,这是为何?”她强忍着紧张,故作疑惑地问道。

“这药里又血腥气,”他顿了顿,“若有若无,很是可疑,怕不是有什么邪祟在里面做了怪。”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余念七,她袖子里的手攥的紧紧的,“不知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今日里中元节,不太平,外面又有邪祟作怪,怕不是有什么东西落了进去,还是不喝为妙,重新煮一壶便是了。”他宽慰念七,看来是没有发现什么,众人也应和的点了点头。

“你方才,在外面有听见什么,看见什么没有?”老道人接着问。

“没看到什么,就是听见几声哭声。”念七撒了谎。

“如此如此。”老道人点了点头,:“没事就好。”

见不再怀疑她,念七暗暗松了一口气,余大夫亲在在屋里煎药,众人时不时还会听到外面的鬼哭狼嚎,也没了睡意,索性七嘴八舌地讨论着,也听着云游四方的老道士的见闻,不知不觉便天亮了,念七也坐了一夜,也是从老道人那里听说了什么“无殇”“衔云”“璇玑”什么什么的。

温归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余念七坐在那里呆呆地淋雨,心想这莫不是个傻的,被冤枉了也不知道反驳,来这里淋自己找罪受。他找了一下没找到伞,就拿起来了一个簸箕,单手举着挡雨。

一个斗笠扣在余念七头上的时候,她才回过神来,一抬头,就看见了温归年看傻子一样的眼神,和他像个傻子一样举着簸箕挡雨的样子。

“你不是灾星,就不知道反驳么!”温归年带着一些责备的语气。

余念七摇了摇头,“说不清,有些事也不能说。”

“怎么就说不清,怎么就不能说?你不能说,你告诉我我去替你说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余念七摇了摇头,“江师兄说的还作数吗?”

“什么?”温归年有些莫名其妙。

“我跟你们走。”余念七道,“只是求你们,给落葵一个去处。”

“这我是说了不算的,不过江师兄肯定会同意的。”温归年有些开心,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,“江师兄说你很有天分,老天爷赏饭吃,这可是求不来的机缘,你来无殇,一定大有作为。”

余念七勉强笑了笑,手里的荷包不可避免地被水打湿了。

然而,前门的一声巨响,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。

二人疾步跑到前门,只见前门被撞开了,有一个缺了半个脑袋的活尸,正歪着头流着口水,眼神无光地向二人扑了过来,温归年抽剑刺去,立马就斩下了那活尸的脑袋,那活尸倒在地上一动不动,是真真死透了。

可是还有大批活尸向这里涌来,张牙舞爪又寂静无声,二楼上传来惊恐的叫声,显然是被楼下的活尸吓得不轻,尖叫出声的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,怕不是吓尿了。活尸越来越多,温归年也逐渐有些吃力。

余念七捡起被江逾白杀死的无殇弟子身上的配剑,也与温归年一起抵挡。

温归年看了余念七一眼,眼中些许惊叹之意,余念七倒是没有看温归年,她捻着剑,使得很是得心应手,对于那死了不知道多久的活尸,手起剑落,人头滚落到她的脚下,她的心突然揪了一下,她是第一回杀人,虽说杀的并不是人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宋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我读屋wo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
雾色纠缠

雾色纠缠

白鸟一双
★正文完结,番外ing~下本《孤独月亮》!☆强推好基友好文~破镜重圆《冬宜两两》by絮枳,小甜文《冬日特调甜摩卡》by葫禄,文案见下!★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|先婚后爱|男主暗恋成真,微博@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,雷厉风行,阴沉威吓,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,从未失过分寸。在此之前,南城没人想到,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。订婚前夜,酒吧里,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,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。男
言情连载30万字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

湖涂
每天早上10点更新,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。面对所有的不公,林安安选择发疯!从不认怂,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。成为没了妈、爸不管,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。偏偏她还失忆了。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。林安安表示:我以前太惨了,我亏大了!绝不接受!面对这种情况。林安安就一个想法,不要怂,就是干!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,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,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
言情连载51万字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九九山人
路明非,有个弟弟叫张楚岚,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。“天师度,炁体源流,五雷正法,逆生三重,通天箓……”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,回到龙族的世界。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,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,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。龙,他要屠;爱的人,他也要护。如此才称得上健全!这力量,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。【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,讲明白前因后果,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!
言情连载15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