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看。”

林晓靖拎着个袋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笑着对覃未槿道:“我之前一直找不到的眼罩,原来在这儿啊。”

覃未槿发出了个已阅的“嗯”,林晓靖又回卧室继续整理了。

纪黎再喝一口咖啡,把刚才被打断的话题续上:“没和好,不会和好的。”

覃未槿拿起了她的那杯咖啡,往纪黎这边递了点。纪黎明白意思,两人咖啡代酒地碰了一杯,仰头意思喝一口。

但是纪黎也想知道:“要是我和好了呢?”

覃未槿沉默半秒:“你在意我的想法吗?”

纪黎:“当然在意啊。”

覃未槿:“我可能会失望。”

“为什么是可能,”纪黎看着马上又要出来的林晓靖:“要是我和好了,我允许你失望。”

覃未槿问:“我要是不失望呢?”

纪黎:“那你对我也太宽容了。”

覃未槿一声“是啊”,林晓靖又出来了。

“好了,清空啦,”林晓靖又拎了一个袋子:“不过我要是有漏了什么,纪黎你看到就直接扔了吧,不用问我了,都不重要。”

纪黎点头:“好的。”

覃未槿说:“浴室还有一些东西。”

林晓靖疑惑:“浴室还有吗?”

覃未槿:“去看看。”

林晓靖拍拍手:“浴室的肯定更不重要了,丢了就行。”

覃未槿:“你让谁丢?”

林晓靖像是咽下一口憋着的气:“好吧。”

林晓靖前脚刚走,覃未槿就说:“晚上有空吗?一起吃饭。”

纪黎点头:“可以啊,有空,”她问:“我们仨?”

覃未槿:“我们俩。”

话音落,林晓靖双手空空地从浴室里出来,她疑惑地问覃未槿:“里面哪有东西?”

覃未槿从容不迫:“我记错了。”

林晓靖没当回事,她笑嘻嘻地走到客厅:“纪黎晚上有空吗?我请你们吃饭。”

纪黎额了声。

“她没空,”覃未槿帮纪黎回答了:“她被约了。”

林晓靖没有丝毫怀疑:“那好吧,”但很快她就意识到了:“不会是你约的吧覃未槿。”

覃未槿不说任何话,她只是拿着咖啡,只是浅笑,可显然的就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。

“好好好,”林晓靖也坐在了沙发上:“那我能不能加入你们。”

覃未槿:“不能。”

林晓靖哼了一声。

至此,今天下午的租房仪式正式落幕,覃未槿跟纪黎要了她平常的晚餐时间就回公司了。

纪黎也回了家。

她原本的计划是先收拾一下家里,把用不到的先整理了,装一部分箱,该扔的扔了,但一回到家,她做了自己都觉得离谱的事。

她先洗了个澡,接着站在衣柜前思考晚上穿什么,决定了再好好地弄了个头发,再细细地化了个妆,直接把时间磨到她给覃未槿的饭点。

在楼下等覃未槿的纪黎,着着实实一个明艳大美女,小区门口有家已经倒闭的店,此刻玻璃窗里映出了纪黎的现在,大波浪大红唇,短裙长腿。

嗯……

纪黎看了眼时间,觉得现在上去换的话,肯定来不及了。

才这么想着,视线里一辆熟悉的车开了过来。

上了车,纪黎的情绪立马好受了许多,因为眼前这位美女她也换了身衣服,也补了妆,而且她还……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