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发现了。

看见月球模型的瞬间,库洛洛立刻明白了。不应该删掉那首歌,应该把那件衣服扔到海里泡过,自己真蠢。

把月球模型拿出来后,未寻等了一会儿,又问:“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?”

这是她第四次问同样的问题,也是最后一次。如果这一次库洛洛还是没话说的话,她也就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了。

问完最后一遍后,未寻不再说话,静静地站在那里,静静等着。

库洛洛看着那个月球模型,许多个夜晚,他都曾经在飞艇里看过这个模型,一遍遍打磨着。在巴士车和贝壳船上,他也一次次把它拿出来看。他有很多很多话想说,那些话,跟着那首被删掉的歌一起被删除了。

他看着月球模型,一言不发,很久之后才开口:“我没资格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
听到这个回答,未寻什么都没说,把月球模型收回去,打开飞艇的舱门,准备走出去。

门一开,夜风就从舱外刮进来,吹得待在温室里很久的未寻抖了一下。库洛洛立刻站到她面前挡住风,把舱门关上,拿起她的斗篷披到她身上。

未寻什么都没说,又打开舱门,走了出去。还算明亮的月光照到深谷里,在很有限的区域投下一小片月光。库洛洛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深谷里空空荡荡,窝金和派克诺妲的坟已经被迁走了。堆在深谷里的乱石杂草也早就被弄平整了,库洛洛把山谷里的地都弄得很平整,还在深谷里装了灯。即便是晚上,走在深谷里,不会被乱石杂草妨碍,也不会看不清周围的景物。

走出飞艇后,未寻朝库洛洛挥了挥手,准备离开这里。从前很多次,她都是这样向库洛洛告别的,只是这一次,她没有说晚安。

挥完手后,她就用了空间转移能力,把自己转移到荒岛上的住处去。看着她使用空间转移能力时,库洛洛忽然伸手过来抓她的手,那动作快得出奇,快到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。

使用单人的空间转移能力的时候伸手过来,相当于自动把身体接触到的那一部分送过来转移走。接触的是手,手就会被转移走。接触到的是脚,脚就会被转移走。这是幸运的情况下,如果不太幸运的话,身体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二会被转移走,和被活生生撕裂没什么区别。

未寻以前说过很多次,空间转移能力的风险是很大的,使用的时候很可能会出现身体四分五裂的情况,所以她一般不怎么大量转移生物,她用起来并不是很有把握。她自己单独用起来没出现这种情况,是因为她对自己使用的精度很高,很少出现差池,并不是说她在危言耸听。就像骑车,自己骑和载人,是不同的难度。

库洛洛伸手过来的瞬间,未寻立刻终止了空间转移。然而还是慢了一步,库洛洛的手已经伸了过来。空间转移终止的时候,他伸过来的那只手已经被切开了大半,伤口深可见骨,大量的血液瞬间迸了出来。

未寻立刻使用带有粘性的“气”粘住了伤口,止住了外流的血。她取出一包针,一连扎了几十针,止血、止痛。整个过程,那只伸过来的手一直抓着她,没有放过。伤口流出来的血溅到她身上,没有染到外面可以防水的斗篷,却染红了一大片她里面穿的衣服,脸上也溅了不少。

初步处理了伤口后,未寻把两人转移到飞艇里,拿起平板要联系小z。本来这种情况找玛琪是最好的,能很快就处理好。只是现在他们旅团成员之间还有解不开的心结,库洛洛不会想要见玛琪。所以,未寻就联系小z,它对外伤也很有经验,库洛洛之前的各种伤都是它处理的。

见未寻要联系小z,库洛洛又用另一只手拉住她,说:“不找小z。”

听到这话,未寻放下平板,转移来药箱。又做了一些处理后,她开始给他缝合伤口。她并不是很常做这种事情,之前缝合过的大都是尸体。不过库洛洛伤的只是手,对他来说这种伤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即便不缝,过段时间也就自己愈合了。

见她在为自己缝合伤口,库洛洛不由笑了,笑得很开心,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。

看到她脸上的血,他脸上的笑又不见了,他拿起手帕来,小心翼翼地擦掉那些血。擦掉她脸上的血后,他又想擦掉她衣服上的血,可惜那些血都染红了衣服,根本擦不掉。擦来擦去,衣服上还是红成一片,像一朵朵血色花朵,开在了白色的布料上。

怎么都擦不掉那些红色,库洛洛不由说:“抱歉,擦不掉了。”

未寻没接话,她一针针把伤口缝起来。见她不说话,库洛洛也没再说话了。他看着她,一直看着,眼也不眨,仿佛其他什么都看不见。

看了很久,伤口已经缝完了,她开始给他包纱布。等纱布包完,她就把刚刚处理伤口用过的东西,直接转移到医疗垃圾回收站里去了。医疗垃圾回收站是流星街的,在菲蒂尔的医生的指导和建议下配备的。

弄完这些,未寻看向库洛洛一直抓着她的手。见她看着那只手,库洛洛不由松开了手。等他松了手,未寻站起来,又向飞艇外走去。

“你不想见我?”

看着她的背影,库洛洛问出了这句话。

未寻没回头,背对着他点头。

“是现在不想,还是以后都不想了?”

没有动作,她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,停顿了一会儿,继续向外走。

库洛洛不再说话,看着她走出了飞艇,就那么盯着空荡荡的舱门,一直不肯移开视线。没过多久,他想看见的人又出现在舱门处。未寻去而复返,她手里还拿着一个很大的盒子。她一直低着头,走到库洛洛面前,把那个盒子放下后,就走出了飞艇。

库洛洛一直看着她,等她走出他的视线后,他还盯着舱门看,看了很久,可惜这次她没有再回来了。

天快亮的时候,小z回来了,它一进舱门就看到了正在盯着这边看的库洛洛。发现他受伤了,小z又开始念叨,一边念叨,一边要来给他处理伤口。

库洛洛避开了它伸过来的手,说:“已经处理过了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我读屋【woduw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[猎人]愿者上钩3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

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

白沙塘
「正文第一人称预警,谢谢!」「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,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,文章双视角交织。」☆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《幸福婚姻模拟器》☆何学死了,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。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,预示到自己的结局——「他今天会被炸死,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。」何学:……于是——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,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
言情连载122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雾色纠缠

雾色纠缠

白鸟一双
★正文完结,番外ing~下本《孤独月亮》!☆强推好基友好文~破镜重圆《冬宜两两》by絮枳,小甜文《冬日特调甜摩卡》by葫禄,文案见下!★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|先婚后爱|男主暗恋成真,微博@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,雷厉风行,阴沉威吓,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,从未失过分寸。在此之前,南城没人想到,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。订婚前夜,酒吧里,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,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。男
言情连载30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首辅宠妻手札

首辅宠妻手札

悬姝
下本会开的文文《公主失忆后》,文案在最下面【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】【#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。】文案:沈观衣容色极艳。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,她利用这张脸,引诱了两个人。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。一个是她的丈夫,李鹤珣。李鹤珣此人,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,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。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,成为不世贤臣。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,却被她拽入深渊,遗臭万年,成
言情全本53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