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读屋【woduw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绿茶白莲花退散,夫人她要摆烂》最新章节。

这一丢就是七年多,二师兄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到七岁,后来实在受不了这个拖油瓶,找了个理由把她丢回了青州老家。

她刚回来的那几个月,夜里常想二师兄想得睡不着觉,不料今日竟是在得意轩里遇见了!

“阿年,你说什么二师兄?”赵姨娘纳闷地指着楼下,“你……认识那个花魁?”

落入风尘的男子为怕给家族蒙羞,一般都会隐姓埋名,斩断从前的关系,所以通常会寻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入风尘,这怎么还能遇见熟人呢?

沈流年抹了一把眼泪,缩回头拉住赵氏的衣袖:“姨娘,你帮我找一下得意轩的刘掌柜,我有事求他。”

“可是可以……”赵姨娘担忧地看着女儿,“但你得告诉我到底什么事,你该不会真想买那个花魁的初夜吧?”

女婿常年不在家,女儿这是情窦初开了?赵氏只觉心情复杂。

“不是。”

赵氏刚松了口气,就听见沈流年一本正经道:“我要给他赎身。”

轻飘飘一句话像一颗巨石砸进脸盆里,“轰”的一声直接把盆给砸烂了。

“啊?!”赵氏目瞪口呆。

她刚刚还在说女儿整天混吃等死没追求,这下好了,她不混吃等死也有追求了,她要买男人!老天爷,哪里飞来这么个天大的幺蛾子!

“你疯了啊?”赵氏一把拉过沈流年的手,苦口婆心地恐吓道,“他是个风尘男子,就算长得再好看也不能往家里带!你爹会打死你的!”

“我都已经嫁人了,爹他管不着我。”沈流年心里打着小算盘。

“那你夫君商世子呢?”赵姨娘感觉头皮发麻,“他知道也会打死你的!”

“不会的,他不会知道的,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意,”沈流年拉着赵氏的衣袖,小声哀求道,“姨娘放心,我把他放到别院里藏着,公婆也不会知道。”

赵姨娘捂着心口,稳了稳心神,决定换个法子劝她:“阿年,一个面首,你若是喜欢,今后有机会还可以再过来看他,犯不着给他赎身啊!”

昨夜她烧香求菩萨,让女儿变得有出息些,没想到女儿竟然变得这么有出息!

“我是认真的,这个人我要定了!”离开长留山时,师父嘱咐过,山上的事不能对外人说,所以沈流年没把二师兄的事说出来,但就一口咬定,死活都要给那花魁赎身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天才一秒记住【我读屋】地址:woduwu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破云

破云

淮上
城市天空,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,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,现场发生连环爆炸,禁毒支队伤亡惨重。三年后,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,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。英魂不得安息,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,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。在本文人设中,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,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,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,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。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,没有
言情连载138万字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文铱
【重生+年代+医药空间】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,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。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,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,打压绿茶女、凤凰男,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,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,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。
言情连载98万字
我跟他不熟

我跟他不熟

笑佳人
高三开学前夕,小区超市。陆津转过货架,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,雪肤樱唇,眉眼认真。狭窄幽暗的空间,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。后来,同桌悄悄问何叶:“你跟陆津在一起了?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。”何叶:“没有,我跟他都不怎么熟。”再后来,同事找她八卦:“你跟组长一个高中?那以前认识吗?”何叶:“……认识,就是不太熟。”她刻意省略掉,高考后的那年暑假,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。·先校园再都市,清新日常
言情连载42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