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汣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我读屋wo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梁丘伊面露不服,重重地哼了一声:“以为我怕他?”

暂不提他对钟凝到底是何感觉,他早就对总是在妨碍他的俞佳寅不爽了。若是未来他一时兴起真对钟凝下手了,又有何惧?俞佳寅能奈他何?

身为厂督手下的第一人,梁丘伊可不是轻轻松松才爬上这个位置的。

白嘉言嘴角挂起一抹冷笑,阴郁道:“知道你不怕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跟他再起冲突,给我安分点,等我把那件事处理好你想怎么做都行。”

听到“那件事”,梁丘伊面容变得正经了些,问道:“还没商谈好吗?”

白嘉言扫了一眼桌上的文卷,眉宇间闪过一丝恼怒。

“呵,那人‘胃口’可大的很!”

自上次跟俞佳寅一同出游已经过去了好几天,这些天钟凝没再出门,一直呆在府里赏花品茶、习武练剑,偶尔去俞淮房里看看他书念得如何。

这天钟凝一如既往地在院里沉迷练剑时,秋悦递来消息,说老夫人有请夫人和小少爷一起回将军府一趟。钟凝情不自禁“啊”了一声,这才意识到她自重生以来好像都未曾带孩儿回将军府串门,她娘应该是想他们了。

牵着俞淮的小手,久违地踏入将军府的钟凝突然有种恍若隔世之感。

将军府跟相府不同,前者一进门就能感受到一股威严之气,门口的两座巨大、霸气侧漏的石狮子眼睛瞪若铜铃,嘴张大露出尖锐的牙,威猛健壮的身体坐立在石墩上,连带着府里的空气似乎都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。

而后者比起一见人就锋芒毕露的武将之府,更倾向于文人雅士之间更常态的温水煮青蛙。相府里内外部的装潢都给人一种典雅高贵之感,栽种名贵花树的院里鸟语花香,就连仆从都各个面容端正,几乎能让人忽略武装严密、分布各处的众多带刀侍卫以及可能暗藏于深处武力高强的暗卫。

上辈子钟凝也很久没有回过将军府了。

自战乱开始后她爹和兄长就被皇上派去前线,她娘也被俞佳寅转移到另一个藏身之处。等到战乱彻底平息,将军府早已褪去往日繁华变得断壁残垣,一直等到她死后,将军府也因为工程量太大还没有重新修建起来。

钟凝定定站在门下看了好久,直到被牵着的俞淮轻轻捏了捏她的手。

俞淮的小脸上充满困惑:“娘,怎么不走了?”

钟凝垂下眼睫,温柔一笑:“走吧。”

钟老夫人已在会客的中堂里等待良久。

一见到两人出现,她忙把手里的茶碗放下,让丫鬟搀扶她起身。

“乖孙儿,过来让曾祖母抱抱,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俞淮乖乖被钟老夫人抱起,甜甜地叫了声,“曾祖母好。”

“好,好。”钟老夫人笑开了花,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他的脸颊。

钟凝含笑地落座在一旁。

娘模样比前世更年轻了,脸上皱纹少很多,眉间也无战乱时的愁绪。

跟乖孙子玩了会,钟老夫人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个女儿在一旁。

钟老夫人道:“怎么许久都未来见娘了?还以为你把娘给忘了。”

钟凝道:“女儿哪敢,只是之前忙忘了。”

钟老夫人一语戳破:“忙?我看你是一直在玩着你那把剑吧!还当娘不知道呢,未出嫁时就跟个泼猴一样跟着你爹和你兄长到处乱窜,习什么武,整天把自己弄得乱糟糟的样子回来,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!没想到如今嫁人了,整天还惦记着你那把剑,我看姑爷都没你剑重要吧。”

钟凝含笑不语。

虽然她娘喜欢嘴上埋怨她,但从未勒令她只能待在家里绣花。如果是别人的娘,恐怕绑也要把女儿绑回来,严格按照“名门闺秀”的路线培养。

她娘爱她且尊重她,哪怕见到她习武受伤,也只会心疼地默默帮她上药。若是她娘开口严禁她习武,就连她爹也没办法轻易改变她娘的决定。

钟老夫人见钟凝没反应,不满地轻哼一声。

她捏捏俞淮的脸,继续逗弄。

“来,乖孙儿告诉曾祖母,你每天在做什么呢?”

“读书,习字。”

俞淮乖乖回答。

“有没有跟同窗们交朋友啊?”

俞淮一愣,不知道怎么回答,求助似地看向他娘。

钟老夫人一眼便明了,摸了摸他的头发,对钟凝道:“你还没送他去国子监呢。”

钟凝道:“嗯,之前他年龄没到一直都是请老师回府里教。现在年龄到了,等我回去跟夫君商量一下就把他送去读书。”

钟老夫人点了点头。

俞淮左右看了看,眼睛亮起:“那孩儿可以交朋友吗?”

钟凝笑道:“可以,平日你自己待着也很烦闷吧。”

俞淮唯一认识跟他年龄相似的人可能只有当今皇上江宴林,但是江宴林身为一国之君每天都忙得批奏折,怎么可能有时间跟个小儿一起玩。

俞淮摇摇头:“不烦闷,我可以找娘一起玩。”

钟老夫人和钟凝相视一笑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人在东京,收租从太太开始

人在东京,收租从太太开始

绿豆糕真好吃
【租客:002】【姓名:小野寺玲子】【体力:5】【智力:5】【魅力:9】【每日所需缴纳租金: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(已缴纳)】【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:5000日円(已结清)】【租客愿望清单:】【1.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(X)】【2.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(X)】【3.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(已完成)】…………人在东京,躺平收租。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,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……
言情连载30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惊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

公子衍
许南歌结婚了,她自己却不知道,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!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,从小摸爬滚打,苦苦求生。一个是天之骄子,高高在上。两人地位天差地别,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,可等着等着,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:“老婆,可不可以不离婚?”众:??【女强,马甲,霸总,强强对决,1V1】
言情连载102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