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招了个财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我读屋woduwu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她没有想过李薇会丧命,是她的冲动莽撞害死了她。如果她这么偏激换种方法或许会有更好的结果。

沉默许久后,唐依清徐徐开口说,“给我点时间,我还有些事没办完。等我把剩下的事办完后我立刻去瑞士。”

唐禾国:“好,希望你做到做到。”

接着头也不回的跟着妻子走了。唐家的老宅一直都在,保姆也会定时的去打扫。虽然重心放在了英国,但是国内还留有产业,所以唐禾国和妻子也会不时的飞回国内小住几天。两人飞机一落地就直奔唐依清这儿,既然她肯答应他,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便跟妻子去了老宅。

唐禾国走了,但唐依清还是被黎望舒搂在了怀里。

唐依清:“人都走了,你可以松手了,戏精。”

黎望舒的手悬空在唐依清的脸颊上,怎么还红着,这到底打得有多重。脸上写满了不开心,“疼吗,一定很疼。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,怎么这时候傻了?也不知道躲一下。”

唐依清一时间竟无言反驳,“不疼。”

你丫的是铁打的吗,还不疼。

不过黎望舒现在没时间跟她讨论这事,还有更重要的事在他的脑子里转悠着。他此刻满脑子都在想着唐依清要去瑞士的事。

失落的说,“清清,你真的要去瑞士了?”

唐依清:“你不是都听到了吗。”

黎望舒:“你去瑞士了我怎么办。你真不要我了吗?”这会儿的黎望舒又开始委屈起来了。他要被老婆丢弃了,他好惨。

忽的灵光一现,又激动道,“清清,要不我们结婚吧,现在就结。”只要有证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持证驾驶,那清清谁也抢不走了。

唐依清怔怔地望向他,心脏跳得乱七八糟的。她从没想过结婚这件事,她觉得她这辈子都不会结婚,但是当她听到他说出来的时候竟然产生了一丝小小的期待。只不过这苗头刚萌生就被她无情地掐灭了。

“要结你结,我可不结。黎望舒,你变了,变得不像我认识的你了。”

黎望舒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心脏哇凉哇凉,绝情的女人,就算是块冰被他捂这么久也该化了吧,怎么她还是如此冷漠。但听到后面的话他又有点好奇,“我变了?变成什么样了?”他非常在意自己在唐依清心中的形象。

唐依清:“变成人样了。”

“啊?”黎望舒有点难以理解这句话的涵义。什么叫变成人样了?难道自己在她眼中不是人?不是人那是什么?畜生?

看着偷笑的唐依清,黎望舒猛然醒悟,“唐依清,你又拐弯抹角的耍我。不止耍我,还骂我。你是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唐依清止住笑意,“我可没这么说,是你自己多想了。”

江怀夕出院了,是唐依清接的她。

自从李薇去世之后江怀夕就变得沉默寡言。一路上江怀夕都看着车窗外,一句话也不讲。直到唐依清把她送回了家,江怀夕才开口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。

她低哑着嗓音,沙沙开口,“姐姐,我想去法国。”

唐依清顿了一下,怔怔的看向她。这一秒她知道,她想通了。她没有选择逼她,而是给她时间让她思考。如果她真的不愿意去法国她也不会逼她,她尊重她的原则。

唐依清揽过她,抱入怀中,像以前一样轻抚着她的脑袋,“好,我去给你安排。我们去法国,去过新的生活。”

江怀夕颤颤道:“姐姐会来看我吗?”

唐依清肯定道:“会,一定会,姐姐会去法国看你的。”其实她不知道的是,她的工作室每年都会在法国举办两场秀场。只是这些现在说出来也没有意思了。

“唐小姐!”小吃店老板看到许久未见的唐依清满面春风道,“吃点什么?”

“老板,今天店内生意很火爆啊。”唐依清看着店内座无虚席道

老板笑道:“托唐小姐的福。”

唐依清笑了笑:“老板客气了。”扫视了一周,没发现林嘉文的身影,“嘉文呢?”

老板:“去送货了,今天有一个老板订了近百份的小笼包和盖浇饭。我们还特意起了个大早准备。这还要再次感谢唐小姐您啊,多亏了您,现在嘉文变得开朗了不少,也愿意帮我们分担点店里面的事了。”

说曹操曹操就到。

“嘉文,唐小姐找你。”老板看着进来的女儿说道

唐依清回头看去,林嘉文的脸上没有了以前的阴郁跟闪躲。头发也不再挡在面前,而是全数扎起,唯诺的小姑娘变成了青春洋溢的小女孩,脸上尽显开朗。

唐依清对着林嘉文和煦的笑着,转头又看向老板,“她还小,不应该放弃学业。嘉文应该也不想吧,老板,这么聪明优秀的女儿应该好好培养才是。”她调查过林嘉文高中时期的成绩,一直都是名列前茅,要不是因为许柔或许她现在是在哪所高等学府读书,而是不在小吃店内打杂。她明明可以有更好的未来,不应该被这么轻易的放弃了。

老板顿了一下。唐依清继续说:“女孩跟男孩一样,就该平等对待。这都什么年代了,封建思想早该不复存在了。当今社会也有不少优秀的女性代表,我想老板应该不会没听过吧。她们都是凭借自身的努力站在金字塔的顶端。与其做井底之蛙,不如放长线钓大鱼。这何尝不是一种投资?”

老板有些动容,唐依清:“老板要是不舍得花这钱,我愿意投资,至于这报酬,我只需要本金。”

彼时林嘉文已经站在了唐依清身旁,刚刚她所说的一切她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唐依清问向林嘉文:“想继续上学吗?”

林嘉文毫不犹豫的点点头。

唐依清淡笑着看向老板,“老板您觉得怎么样?既然嘉文也想上学,那这钱就由嘉文还我,跟老板您一点关系都没有,到时候要是投资失败了也是嘉文自己承担。”

林嘉文信心十足的说:“我一定不会让姐姐失望的。”

老板望了望女儿激动的脸,心中燃起一丝自责。作为父母他确实是不合格的,他对于这个女儿有太多的疏忽了,特别是有了儿子之后。就连女儿被欺负了也是拿了钱息事宁人,就这一点,他对女儿永远都存在着亏欠,纵使有再多的钱也无法弥补。

老板:“不需要唐小姐投资,我作为父亲。女儿愿意上学自然全力支持。”对着唐依清笑了笑,“唐小姐想必也是很优秀的吧。我不奢求嘉文像你一样优秀,我现在只希望她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就好。”

对着嘉文愧疚道:“是我当初的愚昧害了她,我对不起她。”

林嘉文眼含热泪的喊了一声‘爸’。她没有想到爸爸会对她说声对不起。对于他们家的重男轻女她已经习惯到麻木了,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存在可有可无,从小就不受注重从而导致了她自卑的性格,尤其那件事之后她就变得更加不敢开口与陌生人说话了。后来不知道为何,姐姐竟然劝动了爸爸带她去看心理医生,她才开始慢慢又恢复了一点自信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[七零]

络缤
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,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,这下有热闹看了!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,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,现在不得闹翻天。结果大家等啊等,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。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天天笑眯眯的,端着茶缸子,到处晃荡。只要有热闹的地方,一定能看到她。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,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,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,成天不着家。“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
言情连载47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九九山人
路明非,有个弟弟叫张楚岚,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。“天师度,炁体源流,五雷正法,逆生三重,通天箓……”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,回到龙族的世界。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,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,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。龙,他要屠;爱的人,他也要护。如此才称得上健全!这力量,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。【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,讲明白前因后果,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!
言情连载15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