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瑛万没料到这场晚宴会如此热闹。萧景昀这号人物留下了且不说,裴澈不多时竟也驱车赶来了,当然,他真的是为她舅父来的。

她舅父是今日一早进的府,稍晚些她出府的时间,因此未打上照面。不过她也知她舅父要来,还会带上自己的表姊,只是不知是今日,若是早些,她还可以带上她表姊去赵府和各位阿姊们认识一下。

说起她这表姊,沈瑛多有怜惜。明明是个伶俐的女娘,却过得不甚好,只因她阿母早逝,继母待她不好。沈瑛的舅父不似她母亲是个耳根子极软的人,他的续弦却是个极其善于伪装,外表柔弱实际内在极其强势之人。

这个女人手段之厉害,连她阿母这么强的人都吃过她的亏。别提一个小小女娘在她手上要怎么过活了。

小的时候,每每表姊来府时人都是蔫蔫的,白日里不敢与人说话,夜里翻来覆去地喊疼。沈母察她身上也看不出伤口,请了大夫来才知是内伤,且是常年累月积下的。对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娘这般折磨,到底是多么狠毒的心肠?沈母心疼坏了,也气坏了,好多次都想去质问她,却被大母拉住了,她大母道:“你能帮她出头一次?可能次次都替她出头?若是不然,她只能更受苦楚。”

沈母想也是,可她看见自己侄女被这般对待如何能冷静,便想去告诉她哥哥,让他休了这毒妇。

大母只道她还是太年轻,他哥哥若是想休她会待到这时?若不想休她,无论沈母怎么说都没用。且他们一家天天在一处,他能看不到女儿的变化?他能不清楚续弦的为人?这世间的男子非是个个都如沈父一般心疼孩子的,总有一些男子是只顾得自己过得好不好,不管他人死活的,孩子如何?又不是他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他能感同身受多少?

大母告诉沈母:“送孩子回去之时多备些好礼,多说些好话,多赞许她把孩子养的好,多体谅她养孩子不容易,趁机同她约定,每年孩子接过来住一段时间,替她分分担子。”

沈母照着做了,果不其然,孩子受伤也少了,性子也好多了。只是,沈母要忍着恶心与其书信来往,虚以委蛇。

幼时的沈瑛只道表姊经常来陪她玩,她非常开心,她并不明白表姊为何先是怕生,又为何性子变得越来越开朗,而后又变的极其阴郁。

后来,大概有五年的时间,她表姊都没再来过,她阿母也不在与舅父续弦书信来往。直至前些日子,舅父在书信上说他续弦生病去了,且他要务繁忙,而表姊及笄后在扬州一直寻不到好的婆家,便想送表姊来京过一段时日,让沈母帮她挑一个好人家。

沈母虽是看不上他这哥哥,但也心疼侄女,便应允了。

...

沈瑛甫一摆脱父母视线,匆匆地换了身衣服就赶去表姊的屋子。她表姊的屋子就设在她闲云阁的不远处,是转为她备的,所以这些年都是空置的。从前这屋子并无雅称,后来沈瑛识字了,为自己屋子题了个“闲云”,还不忘给她这屋子题为“晴光”。许是,她愈大了,渐渐能懂得表姊的不易,并希望她以后的征途都能晴光万里吧。

“表姊!”

“媤媤!”

五年未见的姊妹二人深深地抱在一起。

沈瑛其实很想问她近来可好,可又怕触及她的痛楚,只好无声地抱住她,倒是穆婉先问了她:“媤媤,好久不见,你过得好吗?”

沈瑛缓缓地松开了她,漾起笑容道:“我挺好的,除了偶尔要挨打外。”

穆婉掩着鼻子笑道:“看来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调皮。”她又上下将沈瑛打量了一边,“倒是越来越漂亮了。”

沈瑛也将她全身打量了一遍,道:“那我还是比不上表姊,不像表姊小时候就是美人胚子,长大后更是大美人!”

她这话说得不假,她从小到大见过不少美貌的世家女,要论惊艳的有且两人,文慧公主和表姊穆婉。穆舅父虽是长得一般,可他的第一任夫人,也就是穆婉的阿母,她可是十成十的美人,而穆婉比之她阿母,有过之而不及,更是遗传了穆家人的高挑身材,真真是明艳动人。若说文慧公主是矜贵的牡丹,那她表姊则是艳丽的杜鹃。

穆婉捏了捏她的小脸,“嘴巴也越来越甜了。”

沈瑛卖乖道:“我说得可都是实话。”

“我说两位美人互相吹嘘够了么?够了的话便随我前去宴堂吧。”来人正是他阿兄沈琦,他拱手朝着穆婉行礼,“问表姊好。”

穆婉也朝她还了礼,沈瑛则上前扯了扯她阿兄的袖子,小声问:“我可以不去吗?”

沈琦手指摇了摇,“不可,舅父点名叫你前去。”

沈瑛又问:“那宴上何人?”

沈琦道:“除去俩外人,都是自家人。”

沈瑛白了他一眼,意为:你说话怎么这么墨迹,“除了萧将军,还有一人是谁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我读屋【woduwu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斗芳菲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

东门饕宴
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,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,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,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。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唐楸并没......
言情连载213万字
一枕娇

一枕娇

陈十年
【小甜饼,预收《求神不如求我》求收藏~】10.23休息一天~宝言生母身份微贱,又是家中庶女,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,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。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,并且胸无大志,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。一朝阴差阳错,失了清白,被人揭发。将要受罚时,却被太子的人拦下,众人这才知道,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,众人又羡又妒。转念又想,以宝言卑贱的身世,即便做了太子侍妾,恐怕也只是殿下
言情全本41万字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文铱
【重生+年代+医药空间】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,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。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,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,打压绿茶女、凤凰男,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,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,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。
言情连载98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